Baidu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休寧文苑 >> 瀏覽文章
冬 暖 花 開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程 維  日期:2020年01月13日  閱讀:

歲末年初,女兒陪我飛往南國一趟,看望隨妹妹長居深圳的母親。

夜航兩小時不到,抵達寶安機場。妹妹開車來接,到家已是凌晨。媽媽自然早已睡了。我們輕手輕腳簡單地整理了一下東西,洗漱過后也就趕緊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起床后,就看見媽媽在忙著:給我們的茶杯里倒開水,往飯桌上擺早點。媽媽見到我們自然很提神,我見到她心里也踏實:比想象的要好——雖已85歲高齡,又有冠心病,做心臟微創手術才一年多,但看上去面容體態與年齡仍“不成正比”,說話氣力、做事勁道都還可以。

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蛷d旁邊的陽臺上,一簇怒放的簕杜鵑很顯眼:花紅嬌艷,葉綠翠滴;攀著欄桿生長,跨到欄桿之上,似要越出欄桿,臨空一吐芳華。旁側還盛開著一盆虎刺、一盆米蘭和幾盆說不出名兒的花。一片盎然生機使人不由興嘆:這里沒有冬天。

早餐后,媽媽要到床上去躺一下,我跟進了房間,來陪她聊天。媽媽關切地問我岳母現在怎么樣了,我就將平時對岳母的觀察和攙著她在鳳凰花園里走步的感覺說給媽媽聽。我說得很詳細,她也聽得很專注。岳母是隨我生活的,兩年前患腦梗后半身不遂至今。我愛人因此走不開,這次沒能同來——媽媽點點頭,嘆了口氣。她又問了我愛人姐妹幾家的情況,我也都一一作答。

“你這樣坐著不累???到客廳去吧?!绷牧艘粫?,見我一直雙手抱膝坐著,媽媽一面說一面起身。

“不累,您躺著……”我趕忙說。然而她并不理會,還是披衣下床來到客廳,在沙發上坐下。

陪聊繼續?!按竽锷眢w還好吧?今年有……”媽媽問?!?3歲了,身體還可以。攙著她,可以走路……”我回答。大娘就是我的大姑媽,隨兩個兒子長住屯溪。媽媽還問到了大娘的子女——我的幾位表哥表姐各家的情況,我也都盡我所知一一回話。順著這個話題,自然又聊起了從前一大家人聚在休寧老屋里,陪著爺爺奶奶和阿公阿婆熱熱鬧鬧過大年的樂趣。

聊罷這些,媽媽給我看了不少她手機里老同事相聚的照片,談到了當年在江西撫州、南昌軍工廠時的一些老同事的現狀情形。差不多一上午,媽媽一直和我聊得很起勁,很開心。但她畢竟年歲大了,聊天時間不能太久。她歇下了,我的思緒還在飄飛……

我在12歲那年——1972年夏天,曾由姨媽帶著,到父母當時工作的江西撫州9327廠去過一次。那次到家后走進爸媽房間,一眼就看見床頭柜上立著一個鏡框,里面是一張放得很大的我很小時候的照片——頓時感到并不陌生:這上面我的樣子,跟休寧家里一張照片上我的樣子一模一樣;只是休寧那張里面還有爸爸媽媽,是他們抱著我照的。那次去,小我4歲的妹妹翻出了一個鐵盒來“招待”我,讓我第一次看到了早逝的外公的相片。我至今記得,那是一張正面、略微側身的兩寸黑白半身照。從那時起,我記憶中定格的外公形象就是:身穿長衫,面目清秀,一臉文靜,一頭蓬松的黑發整整齊齊地往后梳著。那容貌——媽媽跟他很像。照片背后密密麻麻寫滿了字——依稀記得是一些充滿慈愛的話語;印象深刻的是那一筆工整秀麗的鋼筆楷書非常很漂亮,使我羨慕極了!鐵盒里還有媽媽早年在上海外語學院讀書時同蘇聯女老師的合影,以及那位老師的來信。過了幾十年回想,不由后怕:那年月,真敢留著這些!若遇抄家,豈不“里通外國”?何況還是“蘇修”……

吃中飯了?!昂赛c酒唄?!眿寢屨f著,從飯桌旁的小廚里拿出一瓶口子窖和一只小酒杯遞了過來。我不由心里一暖,又有點手足無措,繼而喜笑顏開:“中午不喝;晚上喝!晚上再喝!”

爸爸在世時極反對我喝酒,媽媽也“保持一致”。多年來,她總是反復引導我看“養生堂” 之類的電視節目。近年來每次到休寧,總要管束我喝酒;更多的則是以微信警示“喝酒有百害而無一利”之類。這次來之前,妻子曾竊笑:“到深圳沒有酒喝了?!薄盁o所謂?!蔽沂怯悬c酒癮,但要是真不讓喝,也沒什么。孰料“政策放寬”了。不過媽媽只限我喝一小杯?!案改肝ㄆ浼仓畱n”??!

女兒來到奶奶、姑姑這里,自然是大飽口福一場:這樣那樣的可口菜、特色菜多了去了。我對“吃”實在不上心,記不得那么多菜名;只記得兩樣:茶葉蛋和豆腐油包肉餡的“鵝頸”。

午睡起來,就在客廳的大玻璃窗前觀賞景致,或到旁邊陽臺上極目遠眺。

這邊家里的房子在30層樓上。登臨陽臺放眼遠望,天高海闊心曠神怡。沿深南大道、濱海大道東望,平安金融中心、賽格電子大廈、京基100大廈和地王大廈等著名地標性建筑皆攝入視野。聽妹妹介紹,平安金融中心高590多米,是目前深圳的第一高樓。

除此之外,就是看書、上電腦。身退于華為公司管理層的妹夫,從業電子而兼愛文史。在他的書櫥里,我看到了幾本在休寧不可能看得到的書,于是抓緊翻閱,“如饑似渴”。

身在千里之外,依舊關注著海中校園網;想象著“辭舊迎新”專題升國旗儀式的宏大場面,分享著微信傳來的各個年級歡慶元旦的各種活動場景。跟在休寧一樣,晚飯后依然外出行走一趟:沿僑城東路往北,至僑香路折回。不過這里是市區,人來車往,過馬路要等綠燈……煩了去了,哪有我在休寧走濱江路直來直去來得自在!

晚上睡眠特好——什么心事都沒有。

以后的幾天都是這樣。我哪兒都沒去,就待在家里陪著媽媽。為兒之于母親,唯此方能解憂。

女兒過的則是她的時尚日子——跟外甥女(我妹妹的女兒)一道,在家里吃,到外頭去吃;還坐船渡海去澳門玩了一趟。

然而這樣的日子總是匆匆而來,飛逝而去。轉眼又要走了。

這一天,正是2020年元旦。剛剛在睡夢中跨了年代,又是在媽媽跟前;于是吃過中飯,我便提議我們跟媽媽拍幾張合影。媽媽聽了趕忙去房間換衣服。妹妹悄悄跟我耳語:“老娘最喜歡照相,一聽照相就一身的勁!”——幾張照片拍下來一看,果然:媽媽衣著得體大方,神態親切自然,風度氣質俱佳。

傍晚,要去機場了,媽媽送我和女兒出了家門來到電梯跟前。

“媽媽,您這樣的勁道——‘五一’節回休寧一點問題沒有!” 道別時,我樂呵呵地鼓勁。爭取“五一”節回休寧一趟,是媽媽的計劃。

“到那時,如果還能是現在這個樣子,我就回去?!眿寢屛⑿χ貞?。

走進電梯,笑語揮別——媽媽為我規避了“道別時的最怕”!

回程仍是夜航。想打個瞌睡,卻難以入睡。

幾天來的近距離觀察,使我感覺到媽媽除了聊天多了就會感到累之外,臉上皺紋也增多了,步履也不如前幾年輕快了,忘性也大了。

——就在今天吃中飯前,媽媽忙來忙去,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嘴里反復念叨:“好像忘了件什么事,忘了件什么事……”忽然她雙手一拍:“對了,酒杯忘拿了!”說著就拿出了酒和酒杯遞給我:“中午喝點吧。晚飯到機場吃,就沒得喝了?!?/p>

我欣然“從命”——猛然想到了岳母。來深圳動身那天吃晚飯時,她叮囑我:“到家后,一定記著替我問你媽媽好??!” 我表示“放心,一定記著?!背赃^晚飯上濱江路走一趟回來剛進門,我的手機響了——岳母從房間里打來的電話:“到家后,一定替我問你媽媽好??!”“吃飯時您不是已經講過了嗎?”我提示?!鞍??我講過了嗎?……”她全然忘了。

我不由百感交集……

冬寒期盼暖日,老境渴望溫情?!笆掠H以敬,美過三牲?!?/p>

到家后,一連好幾天,休寧的氣溫居然跟深圳相差無幾,也在20度左右。

院子里茶花都開了——跟深圳家里的簕杜鵑一樣:

沐浴陽光,熱烈奔放。

上一篇:生活中的小感動
下一篇:沒有了
54111抓码王高手图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大盘指数股票行情 极速11选5计划全天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 辽宁体彩11选五一天多少期 福州股票融资公司 体育彩票复工时间 黑金团队快乐8平台是真是假 pk10走势图分析 吉林快三开奖最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