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休寧文苑 >> 瀏覽文章
讀碑還古:一座徽州書院的記憶
來源:《度假旅游》2019年第10期  作者:汪士奇  日期:2020年01月16日  閱讀:

最近,休寧縣文物事務中心從萬安鎮收集到一塊斷成兩半的明朝萬歷癸卯(公元1603年)十月刻立的“還古書院”碑。

該青石碑長2.4米、寬1.3米、厚0.1米。石碑小字24列,每列上下62字,雖然歷經400余年,字跡依然可見,尤其“還古書院碑”幾個字依舊清晰。

消息傳到后,便勾起我對故鄉一座徽州書院的記憶。

還古書院,被稱為古徽州四大書院之一,在教育史上有著顯赫的聲名。明朝萬歷二十年(公元1592年),由休寧縣令祝世祿選擇在萬安古城巖興建官辦的還古書院,開工奠基時,縣令還特邀許國參加書院奠基禮。此時,許國身披百鶴官袍,口誦祝辭:“基初辟而我適來,愿如我衣,一鶴出一圣賢,繩繩相承,以為斯院光?!苯泝赡晔┕?,書院于萬歷二十二年(公元1594年)竣工。

還古書院位于古城巖獅峰之巔(現古城巖景區后門不遠處),松濤環繞,南靠橫江,環境優雅,是達官顯貴、文人雅士講學的好去處。

整個書院分前、中、后三進,每進依山就勢,逐進升高。大門兩旁青獅而立,大門上方門額懸掛由縣令題寫的“還古書院”橫匾,兩邊豎寫著“世道今還古,人心欲歸仁”的對子。

由門而入,立一石碑,上刻“登高自卑”四個大字,接著便是前進大堂,正中上方懸掛著縣令祝世祿題寫的“歸仁堂”牌匾,正中祀奉著“至圣先師孔夫子”靈位。大堂左右掛有“座中談論人可圣可賢必須好古發憤,日用尋常事即性即天務要切己精思”和“樂群會友當從名教關頭講求實際,繼往開來莫把斯文正脈視屬等閑”的楹聯。

書院中進為“德鄰祠”,廳堂正中祀奉著程大昌、汪楚材、朱升等17位宋、元、明時期休寧出生的先賢先哲之靈位,左右還供奉著楊泗祥、汪學圣、楊侃如等8位曾先后主持書院大會的“會宗”靈位。正中兩旁掛有“立德立功立言事事流芳不朽,在上在左在右人人仰止無疆”楹聯。

書院后進便是“千城祠”,樓下正中祀奉倡議興建還古書院的6位功臣靈位,樓上“中臺閣”,是祀奉“至圣先師孔子”靈位的“神龕”。

還古書院每年舉行兩次“講會”活動,春季講會在清明節后三天,秋季活動在中秋節前三天。講會主題一般圍繞“良知良能”“道之不行也章”“唯天下至誠章”等哲理為主,書院第一位山長為溪口石田人汪賞,其主講“材藝不乏學者之名流”。

還古書院,一度是古徽州的講學中心之一,在江南一帶頗有名氣,明朝兵部侍郎等大學士也受邀前來講過學,每年春秋會期,六邑學士暨鄰郡儒宿麇至。據傳,休寧甌山人金聲曾在此讀書、練劍、著述,并留下“練心石”的美麗傳說。

天啟年間,宦官魏忠賢下令變賣天下書院,還古書院因此被毀三分之一。崇禎皇帝即位后,書院重修。清順治、康熙、乾隆、嘉慶年間,多次進行過維修。到了咸豐五年(公元1855年),書院毀于兵火,僅存瓦屋三楹。

于是,歷經明清兩個朝代、261年興衰的還古書院,終于謝幕了。

從公元1855年至1959年的百年間,古城巖的還古書院僅存的三楹瓦屋,曾另作他用。我做孩兒時,記憶中還古書院瓦屋改成了一家油榨坊。前進為收購油菜籽的賬房,中進是加工菜油的作坊,后進為倉庫,左側邊院是菜籽磨坊。

每當油菜籽收獲季節,油榨坊芳香四溢,一華里開外都能聞到菜油的芬芳香味。四鄉八里的人紛紛推著用鐵輪制做的木頭單輪車或擔著油菜籽送到此處。此時,油榨坊的人(當地人稱“油榨仔”)忙得不亦樂乎。兩百斤的桿秤不停地秤著農民送來的菜籽。在油坊左側,一頭耕牛用繩索系著直徑四尺的大圓石磨不斷打轉碾著菜籽,同時“油榨仔”把剪斷的干凈稻草拌著碾碎的菜籽沫,做成圓形的菜枯餅放在二進靠墻邊的粗大圓木槽內,并用木塞擠緊。此時,“油榨仔”光著赤膊、腰系著麻布圍裙,汗流浹背地在吆喝聲中,手控制著從屋梁上用繩索橫著系起的大木樁,前后撞擊木槽中的木塞。此時,木槽低端的菜枯餅便不斷地流淌出芳香的菜油來。

如今,文化底蘊厚重的還古書院已無任何基礎建筑留存了,好在書院遺跡尚存。作為古城巖旁土生土長的我,每當經過書院遺址邊,那段還古書院燦爛的歷史又勾起我濃濃的鄉愁,仿佛古時書院的朗朗講課聲依然在萬壽山之巔、橫江水之中久久回蕩。

上一篇:父親的被褥
下一篇:沒有了
54111抓码王高手图 20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查看特马资料 股票短线qq群 极速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3号码统计图 福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江西快3助手走势图 30选5走式图 富豪配资 双彩网开奖结果查询